猫咪破解版下载大全

  宋二笙伸手搪住了他的手腕,“老师,我先带着他去给监考老师道歉。”

   有道理手腕麻酥酥的,心里纳闷宋二笙看着瘦小,怎么这么有劲儿啊,他还以为自己撞到了铁棍子上......这么一晃神的功夫,再一抬头,发现宋二笙已经拉走了孙凯。他撇撇嘴,扔了手里的卷子,气哼哼的坐下,拉着旁边的生物老师诉苦,只说六班的孩子不好教啊,都被宋二笙给影响的,注意太大啊什么的。

   生物老师也是教六班的,听了这话就是呵呵一笑。他到是羡慕的不行,自己要是有宋二笙这么一个闺女,做梦都能乐出声儿来。况且,明显是宋二笙在的时候,六班的孩子懂事有纪律啊,这段时间宋二笙不在,六班的纪律差了很多很多.......

   不过谁让李老师和张老师有仇呢........

   抓卷的老师是别的班的班主任,个子很矮的女老师。明显有点被吓着了。宋二笙带着孙凯进了办公室之后,她脸色都很不好看。强撑着作为老师的尊严坐在那里,看着孙凯不言语。

   “老师,我是宋二笙,我带我班同学给您道歉来了。”宋二笙笑了下。拉着孙凯站到女老师跟前。

   孙凯也不傻,直接九十度鞠躬,“老师对不起。”

   女老师自然知道宋二笙啊,也知道张领东那些老师对她的照顾,她才来这个学校时间不长,自然不想得罪那些有本事的老老师了.......“没事儿,没事儿了。”

   孙凯回头看了眼宋二笙,照她说的,后退两步,抬头问女老师,“您是怎么断定我作弊的呢?”

   女老师一愣,心里有气,可当着宋二笙还有其他老师的面,还是照实说了,“有人给你穿纸条,我看着你踩上的。我警告了你一次,然后又一张纸条传到你脚边,我这才抓了你的卷的。”

   宋二笙眼神微闪,看来真如孙凯所说,他没作弊。那这个扔在他脚边两次的小纸条,到底是无心还是故意的呢?

   孙凯没忍住,“老师,我真没作弊。我也不知道谁给我传的纸条,谁给我传纸条就应该是谁作弊啊,都不可能是我啊。再说我也没看那纸条儿啊,您就这么抓了我的卷子,是不是太过分了?”

   花园里的清新美少女唯美治愈

   女老师开始也没想抓卷,就是警告孙凯一次之后,被他瞪了一眼,也是年轻心里有气,没憋住,就直接抓了他的卷子。她其实并没有给他记上,所以他还是能参加补考的。不过这话她现在也不想说了。

   而孙凯会瞪她,只是因为她忽然弯腰靠近,吓着了他,打断了他的解题思路。并没有别的意思。

   大部分女老师其实都有这个不大不小的问题,为了表示和学生们关系好,喜欢靠近学生说话。初中生还算小,就算是刚毕业的女老师也当他们是小孩子,所以并不会太避讳。这就造成了一些处于青春期极度敏感的男孩子们的心里很大一块阴影和压力。可他们也不能像女孩子那样说出来,大部分都是死死的憋在心里,憋屈着自己。

   有些男孩子坏啊,私下里就说女老师的坏话,传的风言风语的,让女老师很是尴尬。

   这种事宋二笙是知道的。却没想到今天一步赶一步的,都碰到一块儿了。

   宋二笙也说了一声对不起,还有,“谢谢老师。”没给孙凯记名,不会有零分和处分,这已经很不错了。毕竟孙凯真的要动手打老师........

   女老师看了宋二笙一眼,没说什么。

   出了办公室,孙凯往前走,还要回有道理那边。宋二笙叫住他,“去找他干嘛?回去考试了。你还能参加物理的补考,先别想这件事了。不过我千叮咛万嘱咐,让你们一定要对老师态度好,你是怎么做的?写检查。写三份。不重样的。给我一份,给物理老师一份,给刚那位老师一份。”

   孙凯嗯了声,“班长,我真没作弊啊.......我就觉得,是别人想害我!!”

   宋二笙笑了下,“现在,到底是别人想害你还是扔纸条的人手滑,都和你没关系了。接下来的考试,首先你要认真考,考出一个好成绩,别让考的不好,别人会说你作弊都抄不对。然后还是态度问题。一定要对老师尊敬友善。就算是你不喜欢的情况下,也不能对老师不礼貌。这关系着你的学校生活,懂不懂?”

   孙凯知道,宋二笙和他说这么多,已经很难得了。认真点了头,“我知道了。”

   回到考场没一会儿,考试就开始了。这一天考完之后,张领东过来找宋二笙,“外面传都是你让咱们班学生作弊的。你是不是在班里说了什么?”

   宋二笙呵呵一笑,这都能扯上她?班里想夺权的人,吃相也太难看了吧?卫生区的纸屑这事她不在,不打算追究了,到让人以为自己怂了.......“我说作弊被抓到要抄校规。陈少杰问我不被抓到就成,我说随便。”

   张领东虽然对班务大撒把,但不代表他什么都不懂,听完直接就说,“会不会是他嚷嚷出来的?”

   宋二笙不在意,“班里孩子可能会在考场里吹嘘这种话的,不在少数。但这事明显是冲我来的,陈少杰不敢。”

   “那,展贺?”张领东看的也很明白。

   宋二笙眯眯眼,“不好说。纸屑那件事和展贺有关,您让他当了卫生委员,也算是让他消停下来,安抚住了他。他自己也不是傻的,不可能一点看不出这里头的意思,短时间之内,他不会再敢妄动。我怀疑,另有其人。”

   张领东听了也是皱紧了眉头。然后忽然笑出来,“我带过这么多的班级,就从来没遇见过一个班和你们这班一样的,要说啊,还是你的错。你这一出现,让那些稍微有点小脑筋的孩子,脑筋动的更快了。按说,一个初中班集体,权利能有多大,怎么咱们班里的官迷就这么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