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0_461

然而,这可能吗?林思绾表示怀疑:“辰,安茜是不是喜欢你呀?”

她这才后知后觉想到这样一个问题!

如果安茜是喜欢穆希辰的,那这种感情也够久了,孩子都五岁多了,也就是说六七年前安茜都已经开始喜欢穆希辰。这样漫长的岁月,只怕不好打发。

穆希辰笑道:“刚刚说你不吃醋,你马上就要打我脸了?”

“我这不是吃醋,该问的不是还应该要问嘛?”林思绾的声音带着一点撒娇的意味,软软糯糯的,特别好听。

穆希辰微微抽了一口气,道:“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林思绾不解地问:“怎么了?那是什么语气啊?”

穆希辰放低了声音,轻声说:“你再这么勾引我,我今晚在穆家肯定就留不住了。”

林思绾认真想了半晌,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恒恒在不在你身边啊,你就这么乱说,也不怕带坏孩子!”林思绾啐了一声。

穆希辰轻笑:“好了,让羽岚来跟我说几句话。”

孩子幼小的心灵需要呵护,他不回去住,林思绾安抚穆羽岚是林思绾的角度,他这个当爸爸的,也应该有所表示,不让小姑娘有任何的失望的地方。

海边清纯美女浪漫唯美写真

林思绾见他这么疼穆羽岚,当然是高兴的,连忙把手机送过去给穆羽岚:“宝贝儿,爸爸要跟你说话。”

*

安茜回到安家的时候是下午,没想到安洵已经在家里等着她了。

“你到我房间里来,我有话跟你说!”安洵走到安茜的背后,推动了轮椅上楼。

进房后,安洵关上了门,劈头就问:“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带恒恒去穆家?”

安茜转动轮椅离开安洵几步远,脸色有些阴沉:“不瞒着你,你会帮我吗?你就想着你的林思绾,你想过我的处境吗?”“你的状态现在不是很好吗,上次我去法国见你的时候,你都说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又改变主意了?”安洵当然是想让安茜过得好的,问题是,在他心里穆希辰就是个渣男,毁了林思绾,毁了安茜。他当然

不希望安茜的后半生也毁在穆希辰的手里!“哥,你说你关心我,你怎么不为我想想。我带着一个孩子,又断了一双腿。我还有未来可言吗?我的未来,难道不应该跟孩子的爸爸组成一个家庭,好好的过日子吗?”安茜越说越激动:“恒恒是需要爸爸

的,我也想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安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可是安茜,穆希辰不是一个良人,他不是你的归宿。穆家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穆夫人尤其是阴险狡诈,你非要进穆家的门,以后会吃苦的!林思绾是什么下场你难道没看

到吗?”

虽然他答应了跟穆夫人合作,但是能够阻止安茜做傻事的话,他宁愿撕碎跟穆夫人的口头协议!

安茜的前半辈子已经毁了,后半辈子不能再毁在同一个男人的手里!然而,安茜却有她的想法:“哥,就跟你爱林思绾不肯回头一样,我对穆希辰也放不下!你为什么不想想如果我能嫁给穆希辰的话,林思绾就落单了!虽然我很讨厌林思绾,恨不得她死,可是如果能够成全

你,我也愿意让她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只要求,你不要来阻拦我,不然你也别想跟林思绾有什么可能!”

终究林思绾是安洵的死穴,还是这番话把安洵说动了,想到如果穆希辰娶了安茜的话,安茜又是带着儿子进门的,穆希辰跟林思绾之间就没有多大可能了。

林思绾再怎么委曲求全,也不是一个会愿意做小老婆被养在外面的人!

他叹了一口气,说:“那你现在有把握吗?”

安茜语滞。

她哪有什么把握,可以说今天跟穆希辰的第一场对战,她是失守的!如果不是有穆家二老压着,她怕是溃不成军!

“哥,这么多年我也没有求过你什么,只求你帮帮我!”见安洵的态度有些松动,安茜也收起了自己刚才的强势。

“穆家已经知道恒恒的存在,绝对不会让你把恒恒带走的。”安洵见安茜带了恒恒出去却没能把孩子带回来就知道安茜走了一步险棋!

安茜当然知道自己赌这一把未必能赢,她只有前进没有退路:“哥,我不想失去恒恒,你应该知道的,这几年恒恒就是我的命啊!”

安洵想到这些年安茜一个未婚女孩养着一个孩子,也是很辛苦,心里一软,便说:“你做事情不要冲动,我好好合计一下。”

安洵能做的合计还能是什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跟穆夫人合作。

回到房间,安洵就给穆夫人打了电话:“穆夫人,孩子已经到你的手里了,安茜日后对你也肯定会助力。”电话这头,穆夫人正坐在自己的房间内喝茶,听到安洵的话也没有什么情绪波动,淡淡地说:“她对我有没有助力我现在还看不出来,不过可以明白告诉你的是,一切不可操之过急,如果安茜自己沉不住气

,那谁也帮不了她!”

安洵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他咬了咬牙,说道:“我希望穆夫人能够说话算话,只要安茜得偿所愿一切都好。不然哪怕鱼死网破,我也会把过去的事情都抖出来!”

穆夫人唇边勾起一抹阴测测的笑容:“你想要安茜顺利嫁进穆家,这也是我的目的,放心吧。”

此时安洵说只要安茜得偿所愿一切都好,然而林思绾那边可是留不得了!

*

挂了安洵的电话后,穆夫人便跟金姐商量:“老金,你说要怎么样才能让老四心甘情愿地娶安茜呢?”

“夫人真的要让安茜进门?”金姐小心翼翼地说:“我看这个安茜虽然有几分脑子,但是脾气太大,不是容易掌控的女人。”

穆夫人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总是可以利用的。”金姐想了想,便明白了:“安茜不是恒恒少爷的亲生母亲,怎么进来的,到时候就可以怎么让她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