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9_470

因为深深是垂着脑袋的,所以,鲁卡第一眼看到的是她的身体姿势。

鲁卡知道这胎崽不可能是他的,但对深深肚子的崽还是尽着他最大的努力去看护,因为他知道深深肯定是爱极了这崽。

就算一千个一万个豹崽,也没一个雌崽金贵,只是可惜了,怀的不是他的。

“是有点。”池深深现在又累有疲劳,还有种心瘆得慌的感觉,所以这样的姿势对她来说,并不好受,若是她没怀崽,她绝对不会开口说的。

凯撒蒂立即摊开蛇尾,将她放在草窝里,随之,自己也躺了过去,没等他将深深抱住,鲁卡便一个跳跃跃到了墙角,用最快的速度躺在深深的另一侧。

“凯撒蒂,你不能抱她太紧。”鲁卡说完后,又补充了一句:“我在这是替深深挡住墙边的寒气。”

“……”凯撒蒂没吭声,觉得他说的很对,那以后就由他睡在墙根了。

鲁卡不知道凯撒蒂心里是什么态度,还美颠颠的觉得自己占了便宜。

今天他有了借口睡在墙角,就这样靠着深深睡一晚,明天就换他搂着深深睡一晚了,他就不信凯撒蒂会甘愿睡前跟,嘿嘿,到时候深深就完全是他的了。

深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很快就睡了过去,她很久没做梦了,这一夜,却不听的做梦,直到她觉得胸口有些闷,这才猛地坐起来,一个劲的干呕着。

“妈妈,你醒了吗?”阿芙莲在这个季节里睡得很少,很早就起来了,一边跟阿瑞斯絮絮叨叨些无关紧要的事,一边怒芭芭拉几句,就这样来来回回的几次,终于等到池深深醒来。

池深深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忽然觉得眼睛有些肿,一边摸着,一边问:“现在什么时候了?”

阳光美少女想要飞翔的感觉

“还没吃早饭,凯撒蒂说今天早上的饭要丰盛一点,你需要营养。”

“……”池深深懒得反驳,他们家那一天早上吃的不丰盛。

不过……一提到饭,池深深就想起了很多油腻的食物,忽然间就干呕了起来。

“你怎么了?”

阿芙莲赶紧站起身,懂事的拍着她的后背,关切的询问。

池深深怕她担心,立即摇了摇头,回答:“没,没事,妈妈怀宝宝了,这样很正常。”

“宝宝?”阿芙莲忽然变得很紧张,脑海立即浮现出几只明晃晃的小影子,眉头瞬间蹙的紧紧的。

池深深点了点头,解释道:“就是你一直想要的妹妹,不过这个要等好长时间才能生下,估计是寒季吧。”

寒季?

想到这,池深深忽然蹙紧了眉头。

她的宝宝要在寒季出生,别说喜欢尿布的事了,这里的寒季能冻死个人,万一生病了咋办?

这一系列的问题忽然在她脑海里炸开,她忽然变得很紧张,手不自觉得抚上她的小腹。

“深深,可以吃饭了,今天的饭可是丰富极了!”

“……”

若是昨天,她清早起来,听到‘饭’字,还会饿的肚皮咕噜咕噜叫。

可现在压根就没食欲,难道这就是怀女孩的妊.娠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