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4_463

夜凌霄觉得最近夜修齐有点奇怪,具体表现在他老是在她面前晃悠,但是又不说是有什么事情。

她有时候想要问怎么了,可是想着可能是弟弟大了,有了自己的心思,也就不好多问。

不过知道她看见夜修齐开始将屋子里的东西往外面搬时,心中便意识到了什么,晚上夜修齐进屋子里来的时候,她就问道:“大弟弟,你是不是要走了?”

“谁跟你说的!”夜修齐皱着眉问道,语气甚至带了几分不悦。

夜修齐鲜少用这样的语气和夜凌霄说话,她抿了抿唇,才道:“我猜的。”

“凌霄……”夜修齐看着这样的夜凌霄,控制不住心中一软,缓缓道,“都说了,别叫我‘大弟弟’,叫‘修齐’不好么?”

“我看他们都在搬你的东西,你是不是不和我一起睡了?”夜凌霄回避了这个问题,坐在床上问夜修齐。

夜修齐原本听着夜凌霄平静的话语,还以为夜凌霄心中一点也不在意,心中还有些失落,等到他看见夜凌霄食指和大拇指,捏着被角摩擦着,失落才少了一些。

因为长高了不少,所以他上床的时候,比以前方便了许多,他坐在夜凌霄旁边,看着夜凌霄道:“是的。”

夜凌霄眸子里的光,一下子暗了暗,但是不过片刻,又恢复了平静。

若非夜修齐一直注意着夜凌霄的动作,只怕就会忽视了夜凌霄的在意。

他心疼夜凌霄,明明只是一个小孩,可是却不会像和她同年龄段的孩子一般,和娘亲爹爹撒娇,或者刁蛮任性表达自己最真实的感情,只有当自己感到别人的善意时,才会将自己真实的情绪表达出来。

孤独的小妹静静私房纯真迷人

她就像一只蜗牛一样,一旦有了什么风吹草动就往壳里缩,有时候被刺扎得生疼,也不会吭一声。

但是哪怕夜凌霄有那么多的缺陷,他还是喜欢夜凌霄。

“只是不是现在。”夜修齐见夜凌霄望向自己,忍不住摸了摸夜凌霄的头,现在他已经比夜凌霄高了,摸夜凌霄的头,十分的容易。

摸着摸着,就忍不住将人抱在怀里。

感觉到夜凌霄小小的挣扎,夜修齐心中暗叹一声,便将人放开。

“什么意思?”夜凌霄望着他问。

“我和娘亲说好了,再陪你三个月时间。”夜凌霄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也不习惯没有人陪着我睡了,可是娘亲说我长大了,得自己一个人睡。”

“嗯,你确实该自己一个人睡了。”夜凌霄眯起眼睛笑了笑,一下子就将刚刚心中暗自的纠结忘掉了,“以前我五岁的时候,就自己睡了。”

夜凌霄记事早,也懂事早,虽然后面才明白自己的亲娘那个时候是将自己当成了男孩子养,可是这些都不妨碍她现在还对当时,她自己一个人睡觉有印象。

只不过夜凌霄从来没有想过深究当初那些事情。

现在她和夜修齐熟悉之后,有时候也会和夜修齐说起这些。

夜修齐见夜凌霄已经被转移了注意力,也就放心下来,有些憨傻地笑了笑道:“我这不是习惯了和你一起睡么,凌霄,怎么办,我其实好舍不得你。”

夜修齐又一把抱住夜凌霄,趁机吃嫩豆腐。

夜凌霄歪着头想了想,拍着夜修齐的后背,学着当初夜修齐安慰自己的话,“呐,大弟弟乖,很快就会习惯的……”

花韵进来伺候两个人洗漱,看到这,忍不住在心中暗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见大公子安慰小姐,她都觉得十分的养眼,可是看见小姐安慰大公子,总有一种想要笑的违和感。

夜凌霄和夜修齐分床睡的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

三个月后,夜修齐搬到了另外一间房间,一下子就觉得,和夜凌霄相处的时间,少了起来,再一次恢复了以前天天往凌霄阁跑的情况。

“凌霄,我给你买了这个东西……”夜修齐下学归来,在凌霄阁里面转了一圈都没有看见夜凌霄,问外面守着的花语道:“凌霄呢?”

“大公子,小姐和王妃一同去参加徐小姐的生辰宴了。”花语躬身道。

夜修齐皱了皱眉,想了一转也没有想起京都哪个徐小姐今日过生,便问了一句。

“是徐左相家的徐璐小姐。”

夜修齐这才想起,徐左相家的千金一直养在了江淮,前年才回了京都,左相府这几年被宣丰帝打压得比右相府还要厉害,估计是左相夫人自己心中慌了,这几日和七王府走动也密切了一些。

不过夜修齐早就知道,自己的娘和爹不会再掺和朝堂上的事情,这一次估计也就是卖徐左相一个脸面,所以才去了。

夜修齐便在家里等着夜凌霄。哪知道连夜修浚都已经从幽谷回来了,夜凌霄还没有回来。

眼看着天色渐黑,他爹都回府了,他娘亲才牵着夜凌霄缓缓走了进来。

夜修齐急忙走到府门口去,也顾不得什么合不合规矩了,只是当他看见夜凌霄两眼通红的时候,忍不住怒声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臭小子!怎么跟你娘说话!”他爹夜修冥就站在他身后,给了他脑门两下。

夜修齐道:“臭男人,你明知道我不是这样意思!”

说着,就跑到夜凌霄身边,将夜凌霄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看了个遍,才发现夜凌霄的手被白纱布包着,心疼不已,蹲下身子往上面吹气,半晌过后才道:“还疼不?”

夜凌霄在虞子苏怀里都没有哭出来,被夜修齐一下子抱住的时候,一下子就眼泪流个不停,抿着唇也不说话,就闷声流泪。

“凌霄,别哭了……”夜修齐觉得夜凌霄一哭,他的心都快疼死了,双手轻而易举地就将夜凌霄抱在怀里,往屋子里面走去,一边小声安慰着。

“苏儿,怎么回事……”夜修冥见虞子苏脸色同样也不好,等到人都进了屋,才沉声问道。

虞子苏让人去找青寻过来给夜凌霄看手,才将今日在左相府发生的事情慢慢道来。